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滴水顽石

水是生命之源,水可有形亦无形,滴水是海的分子,海是滴水的老家,滴水能穿顽石!

 
 
 

日志

 
 

【引用】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2011-08-11 10:22:25|  分类: 华章摘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 王锦思 - 王锦思

 

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 王锦思 - 王锦思

 

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 王锦思 - 王锦思

 

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 王锦思 - 王锦思

 

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 王锦思 - 王锦思

 

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 王锦思 - 王锦思

 

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 王锦思 - 王锦思

 

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 王锦思 - 王锦思

 

 
 

 

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 王锦思 - 王锦思

 

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 王锦思 - 王锦思

 美国蒙古缅甸等国为何给日军立碑 - 王锦思 - 王锦思

 

 

九一八临近,有人让中国人不舒服。近日,黑龙江哈尔滨市方正县为日本“满洲开拓团”逝者立碑,激起全国各界的极大愤慨,五人砸碑,并在最后拆除,但是余波未平。有人说,其他国家不会给日本人立碑,更不会给侵略者——纯粹的日军立碑。事实真的如此吗?其实不然。指出这些,笔者王锦思是反对在中国给日本侵略者立碑,更想激发国人把纪念碑立在有关国家,更有自己的国家。

笔者王锦思去过两次日本靖国神社附近的千鸟渊公墓,发现日本在几十年时间里,不惜工本,将海外发现的35万具无名日军遗骸都收葬于,每年都有首相和其他皇室成员、政府高官前来祭奠。中国人只注意到靖国神社问题的存在,却往往忽视日本首相每年8月15日战败日必去祭奠千鸟渊公墓无名战死者。2004年2月11日,小泉纯一郎首相表示:“任何国家人民都会尊敬阵亡军人。”

千鸟渊公墓这里还大肆宣传日本如何到海外找寻日军遗骨,外国如何给日军立碑等等。

据笔者所知,美国蒙古缅甸等日本当年侵略的国家给日本侵略者立碑,这些碑大都不是日本亲自树立的,即使是日本人立的,因为在主权国家范围内,没有所在国政府同意,日本人很难做到。尤其值得我们关注的是,这些纪念碑,的确是纪念碑。所纪念的不仅不是开拓团,更是标准的日本军人。我们中国人的确对这种混淆历史的做法表示气愤。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政府发誓要找到每一具死去日军的骸骨,清楚每一个日军的名字,甚至在海外战役地不断地建碑立牌,告慰战死者。日本人说到做到。此时的我们,无暇顾这些,净整无产阶级专政、准备解放台湾呢!

依据《波茨坦公告》规定,战争结束后应遣返战俘,但斯大林命令将超过100万的日本人派往苏联境内各个地方从事各种工作,被要求从事劳动的人数超过64万人,修建了许多重大工程,参与采矿、伐木等繁重的劳动,接近十万人被折磨致死。后来俄罗斯领导人叶利钦为此向日本道歉。

2004年8月,日本外相川口顺子访问蒙古时,蒙方向日方提供了10100名二战后在蒙被俘的日本人(均已死亡)的情况资料。而且蒙古政府应日本政府的要求,居然在乌

兰巴托市南部近郊修建了在蒙日军战俘纪念碑。不仅如此,蒙古还允许日本人在当年苏蒙军和日本军作战的诺门罕战役发生地立碑纪念,大大小小,的确不少。这些碑许多没有反省侵略之意,甚至带有“英灵”字样,蒙古也不在意。

据悉,目前在前苏联的几个主要加盟共和国内,除了哈萨克斯坦外,外蒙古、吉尔吉斯斯坦等中国的邻国纷纷争先恐后为日本二战战俘建纪念碑。发起该倡议的组织负责人表示,这是为纪念曾在从事建设工作而死亡的日本战俘修建的。

日本侵略时期曾试图南北夹击中国,当年军事行动没做到,而今在立碑上做到了。

中国远征军40多万开赴东南亚作战,精锐50师战功显赫,以牺牲900多人的代价,夺回了缅甸密支那的控制权,幸存下来在国共内战开赴东北我的家乡吉林德惠驻守,而原先在缅甸牺牲者的墓地已经踪影皆无。因为上世纪五十年代,国民党部队瞎得瑟,与缅甸军队发生冲突,后来,缅甸用推土机把中国远征军的纪念堂、公墓彻底捣毁,因此50师等部队的墓碑不见踪影。 远征军研究专家戈叔亚见证了这让国人心酸的一切。

与此相比,当年的侵略者却无限风光。在缅甸曼德勒城最高处风光最好的地方,有一座由日本人出资修建的非常巨大的金色佛塔,塔的白色基座上,密密麻麻刻满了几千个日本军人的名字,四面有许许多多为日军修建的各种慰灵塔、悼魂碑、镇魂牌,其中一块还记录了日本军队从一九四二年至一九四五年在缅甸的作战大事记和作战地图纪念碑。在礼堂底楼佛像的莲座前,立有一块纪念“大日本战殁英灵”的铭牌。佛祖的手中托着的是一个日本侵略军军人的灵牌!在中国人看来,简直大逆不道、玷污佛祖。

不仅如此,在缅甸各地,类似日本阵亡将士纪念碑,数以百计,随处可见。碑文多有“浴血奋战”、“爱国至诚”等字样,碑身上则铭刻着“慰灵”、“镇魂”等字样及部队番号,还有“世界和平”、“日缅友好”等字样。缅甸甚至为日军在缅甸和中国云南境内战死的763匹驮炮用的军马都专门立了纪念碑。

密支那市街头的所有交警都用英式摇警铃的方式指挥交通,每只警铃上都铸有60多年前在缅被歼的日军部队番号和“镇魂”、“慰灵”等字样,每当交警摇一次铃,就为那些在缅甸阵亡的日军将士慰了一次灵,镇了一次魂……这在中国,绝不可能!

然而,让我们痛心的是,曾经掩埋远征军将士们忠骨的坟茔,大部分已经无迹可寻,那么,我们凭吊英烈们的情怀何处寄托?

据悉,作为二战中缅甸盟国的中国远征军将士鲜血铸就的全缅甸唯一的纪念碑,修在一个财神庙的后院里。据说是几位八九十岁中国远征军老战士募集资金修的,几乎就是用砖砌成,外加水泥石灰。

不仅小国穷国给日军立碑,就连美国也是如此。

1944年美军以7万人的兵力包围了日本海军司令部所在地塞班岛,在这仅有12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三周内投下50万枚炸弹,使塞班成为汪洋中一片火海。经过三个星期的激战,日军弹尽粮绝。1944年7月7日,日军退到岛的北端,为了逃避被俘虏的命运,塞班岛上仅剩的1000多名日军官兵、100多名日军家属和107名日本女子中学的学生皆高呼“天皇万岁”由此跳崖殉国而闻名,从此这里就命名为“万岁崖”。

塞班岛万岁崖除了悬崖峭壁以外,还有各种日本人捐建的石碑:镇魂不战之碑、冲绳纪念碑、太平洋战役之英灵碑、旧满洲海城山炮兵第二十九联队第四中队慰灵碑等等,每年都会有很多日本游客前来悼念。哪怕这些石碑没有反省侵略,美国也不在意。

2005年6月28日,日本天皇明仁和皇后美智子在二战太平洋著名战场、美属塞班岛访问,天皇夫妇前往日本政府在1975年为纪念二战“战殁者”建立的纪念碑以及为当年阵亡美军士兵和丧生岛民设立的纪念碑,为61年前在该岛丧生的日本军民“慰灵”。随后天皇夫妇前往一座当地的朝鲜人纪念碑,悼念当年在塞班岛丧生的朝鲜人。在这两处地点,明仁夫妇都在哀悼活动中献上鲜花。

天皇夫妇的重头戏是前往塞班岛北端的万岁崖和自杀崖,悼念在战争中丧生的日军士兵和他们的家属。在万岁崖前,明仁夫妇鞠躬默哀,但是并没有像在其他地方一样献花。 

1945年2月,美军与硫磺岛守岛日军展开约一个月的激战,大约2.2万名日军士兵和6800名美军士兵战死。日方估计,大约1.3万名日军尸骨没有得到收殓。

2010年,日本还成立专门机构“特命队”,由首相菅直人下令设立,由内阁官房、外务、厚生劳动、防卫等各省负责人组成。首相菅直人亲自出席会议,在致辞中表示,“收敛完每具遗骸是国家的责任,希望今后能将遗骸收敛的范围能扩大到国外。”12月14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到硫磺岛视察政府特别工作组收殓日本战殁军人尸骨工作。收殓工作开始前,菅直人在遗骨前下跪祈祷。

每一个到过日本的人,只要稍加留心,都会发现并惊异日本的纪念碑之多,多到随处可见,许多是纪念侵略者老兵。也有少量纪念中国劳工的,这是日本应该做的,7月10日,第46屆中國勞工殉難者全北海道追悼大會在北海道仁木町中國人烈士陵園日中不再戰友好碑前舉行。許多中國人被強擄到日本各地從事苦役。僅北海道一地就有58個地方,人數多達20430人。日本人向二戰期間慘死在北海道的3047名中國勞工殉難者表示沉重哀悼,並強調不應忘記戰爭悲劇,絕不讓悲劇重演。

或许经济援助,说白了就是给钱,是日本能够成功在海外立碑的原因吧。有人说,中国人也获得日本经济援助,但是并不给日本立碑。有人说中国不为利益驱动,也有的解释为拿日本钱也不给你办事,气死小日本。而至于是否是得到日本钱才立碑的因素,缅甸人否认,蒙古人否认。日元在中国不好使,或许在蒙古缅甸等国起到作用,但是也未必总是日本钱能发挥作用,美国给日军立碑并不表明日本给美国钱了。
  可以从宗教、文化差异等因素上解读这些国家为日军立碑。他们已经不在乎,他们举得或许和平更为重要,至于战争的起因无所谓,消解了对于日本侵略责任的追究。有人说是这些国家没有反日煽动造成的,这一点我不能苟同,仿佛中国就有反日煽动。

如果真以为这些国家贪心,喜欢日本钱,那么中国为何不用钱收买他们?这些年靠缅甸翡翠发家的中国大老板,经济世界第二的中国为何不用钱收买缅甸蒙古啊。没能在缅甸立个讲究点石碑,原因耐人寻味。和日本比富斗富成为这几年中国人炫耀的资本,怎么出钱立碑不比了?

笔者王锦思觉得,尽管这么多国家为日军立碑,也不表明中国应该和他们接轨。入乡随俗。中国人被日本侵略的伤害最大,死伤3500万人,其中死亡2200万人,中国人都不能忘记这些苦难和耻辱。文化和国情也不允许为日本侵略者立碑,无论它是纯粹的军人还是手无寸铁的开拓团。现实的对日本的仇恨和憎恶决定了任何一个这样的碑立在中国,等待的下场只能是粉身碎骨。方正碑就是最好的证明。日本这种做法,只能促使我们加速把自己的纪念碑立在全世界。

不过,中国抗战问题的清理远没有结束,抗战结束66年了,还没有搞清抗战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还没有确定下来一个具体的供全民族举行活动的纪念日。

当日本、美国、俄罗斯、韩国等国在纪念日领导人讲话、举国默哀之时,我们除了荧屏上天天抗日、过一把阿Q瘾之外,有这种规模的纪念活动吗?因此笔者王锦思一直大力倡导举行国家级纪念大会,国家最高领导人出席;每年9月18日全国统一鸣警报3分钟,下半旗,肃立默哀。为支持此项倡议,勿忘国耻网等签名总数已经突破100万人,目前全国每年有上千个城市在9月18日鸣警报。

俄罗斯境内88旅遗址地发现抗联战士墓地情况,遗骨的认定和安葬工作,国家有关部门应该尽快督促、落实,不应该让战死在境外的所有抗战烈士“无家可归”。

抗联一路军三方面军总指挥陈翰章牺牲71年了,身首异地(身体于1940年冬埋葬在家乡吉林敦化,头颅找到后于1955年保存在哈尔滨),不能合葬。亲人多次要求,由于种种原因都未能得意实现。国家有关部门应该依据《烈士褒奖条例》、倾听烈士亲属的意愿,从尊重烈士和亲属,尊重民族习俗出发,让陈翰章身首尽快得到合葬,让烈士英灵得到安息,给烈士亲人一种抚慰。

我们应该痛恨敌人在自己本土上立碑,不给任何敌人立碑,但是最应该给自己立碑。


  


  

王锦思,又名TA、小蜂、一开,北京大学媒介方向研究生学历,精通德语(家乡吉林德惠语言)。收藏中国、日本、俄罗斯、美国史料实物,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国家级公祭英烈和死难同胞、朝鲜半岛暨世界和平签名。专著《日本行,中国更行》、《超越日本》、《发现抗战》,中日港三地出版《中国反日活动家的证言》。jinsiwang@126.com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